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互聯網

雷鳥科技李宏偉:場景互聯網時代大屏互聯網的機會來了
作者:   來源:網易科技   日期:2019-11-27

    崔玉賢/文

    李宏偉是個喜歡思考,同時將自己的思考熔爐再造新詞的人。“電視行業的三條曲線”、“場景互聯網”……每次提到這些,他都會笑稱“這是我編的詞”。“場景互聯網”這個概念是李宏偉在創業之后花了很多時間學習和思考的問題。最終想通了“通用互聯網”與“場景互聯網”的本質區別,然后選定了自己的職業方向:加入TCL智能電視平臺雷鳥科技。

    但是,要知道選擇了一個已經廝殺到白熱化的領域:智能電視除了傳統電視廠商之外,又增加了手機廠商、互聯網廠商等新玩家。李宏偉認為場景互聯網時代已經來了,確實以智能電視為主的大屏互聯網的機會來了,因此,大家都看準這個機會,新玩家越來越多。

    李宏偉表示,新玩家的加入讓市場競爭更加激烈,但最終這個行業也會像手機一樣進入多寡頭的時代,只不過可能不會像手機行業那么激烈。而雷鳥科技的目標就是搭上大屏互聯網時代的快車,迅速成長為大屏互聯網平臺,成為一流的互聯網企業。

    場景互聯網時代已經到來

    “場景互聯網實際上是我編的一個詞。”雷鳥科技CEO李宏偉在2019網易未來大會進行主題演講時,直言不諱道。

    李宏偉定義的“場景互聯網”是:指在智能電視、智能音箱、智能手表、智能眼鏡、家庭IoT等場景、設備上的互聯網。

    “場景互聯網”、“通用互聯網”雖然只有兩字之差,卻有著巨大的差別,也是李宏偉在創業之后長時間學習思考的成果。

    李宏偉表示2014年離開愛奇藝之后,創辦了北京奇果網絡科技有限公司,但并不成功。在創業后期他一直在思考到底怎么判斷行業大方向,如何選擇進入一個行業。而在這個過程中,李宏偉想通透了通用互聯網和場景互聯網的差別。

    首先是場景數量的不同。以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通用互聯網場景非常多,覆蓋了幾十萬的場景;而以智能電視為代表的場景互聯網,每個設備現在覆蓋的場景還不夠多。比如智能電視現在還以長視頻為主,雖然有一些新場景應用,但與移動互聯網相比遠不在一個量級。

    其次,誰在控制流量。在通用互聯網里,手機廠商比如華米OV以及互聯網廠商BAT等公司分享了整個移動互聯網的流量;但場景互聯網,因為場景比較少,所以系統廠商基本控制了所有的流量。因此,在場景互聯網里創業做業務,更應該從某個場景入手,而不是想著控制流量。

    第三,更新速度問題。“我們能看到2009年中國手機保有量大概是4.5億臺,之后每年中國的智能手機出貨量超過2.5億臺,所以兩年換完了,很快。”李宏偉解釋道,但相比來說場景互聯網的設備更換需求不會如此頻繁,發展速度相對慢一點。

    第四,研究場景還是用戶。當設備場景較少時,更應該去研究用戶到底有怎樣的需求,這可能是一個效率更高的方法。

    另外,5G顛覆性影響,將計算放在云端成為現實。而這拉平了通用互聯網設備和場景互聯網設備比如智能電視、智能眼鏡、智能手表等算力的區別。從而加速了場景互聯網被用戶接受、使用。

    因此,李宏偉認為整個行業正在經歷從通用互聯網到場景互聯網的轉換,場景互聯網時代已經到來。而這個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大屏互聯網。

    大屏互聯網的機會在哪里?

    “從2010年開始中國進入智能電視的階段,就變成了互聯網承載的設備,變成了新的互聯網入口。”李宏偉表示。因此,曾經被視為夕陽產業的電視行業,因為被冠上“智能”、“智慧”的字樣,成為廠商們追逐的新入口。

    雖然生而不在電視行業,但自從2010年打算進入該領域的李宏偉已經開始了對電視行業的深入思考。他將電視行業劃分為了三條曲線:第一條曲線是顯示技術,各大傳統廠商專注于硬件性能的優化;第二條曲線出現在2009年,電視不再只追求顯示技術的提升,也關注內容的豐富度和用戶體驗;第三條曲線電視將進行一場交互革命,新的功能和場景讓電視成為帶“電視”功能的智能終端。

    李宏偉認為,今年整個電視行業正在經歷第三條曲線。“第三條曲線就會出現相對比較多的場景,只有這樣顛覆式的機會,才有機會改變在位企業的競爭格局,給新加入者機會。”

    比如手機廠商紛紛入局智能電視,從最早的小米到今年陸續進入的榮耀、華為、一加等,OV進入也是遲早的事情。

    早在2013年小米就加入了智能電視行列,而2019年隨著榮耀、華為、一加的進入,越來越多新玩家開始搶占智能電視市場。對于新玩家的壓力和傳統廠商的自我革命,李宏偉更愿意用另外一種方式闡釋。

    “當出現不同曲線的時候,通常在位企業的做法應該是前面曲線繼續保持,繼續努力往前走,因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同時,會用獨立的機構去做第三條曲線。讓這個企業去發展和培育,兩條路一起走就好了。”李宏偉表示。

    雷鳥科技母公司TCL成為第一批發布智慧屏的廠商。今年8月份TCL發布了TCL·XESS智屏。從形態上來看,XESS智屏就像像是一款55英寸的巨屏手機,用戶只要拿起手機搖一搖,便可在播放豎屏內容時將XESS智屏自動旋轉成豎屏,成為中國首款可旋轉智慧大屏。

    除了形態之外,更核心的是XESS智屏更大程度地發揮了語音交互的優勢,單獨制作了VUI,讓語音交互體驗更加友好。

    “交互成本越高的地方,AI就更有價值。”李宏偉認為大屏互聯網時代,對AI公司來說這個領域將是一塊很肥沃的處女地。

    另外,各種各樣的服務包括長視頻、音樂、生活服務、新聞、教育等一系列服務內容將是互聯網公司的機會。

    入口爭奪戰:系統廠商機會更大?

    2019年智能電視市場雖然低迷,但玩家增多,開啟“千團大戰”,競爭激烈。手機廠商、電視廠商、互聯網廠商甚至是電信運營商都看準了客廳經濟場景,將電視作為入口,建立完整的智能家居生態,并且都希望成為生態的主導者。

    李宏偉認為,家庭入口需要滿足兩個條件:首先是強交互,既需要強輸入也需要強輸出,目前來看仍然是電視和手機是比較強的入口;第二是較強的算力,智能冰箱、洗衣機、空調算力還不夠強,交互也不夠強。

    “如果未來家庭大屏成為重要的入口,應該是電視的系統廠商會更強的控制這個入口。”李宏偉表示。

    雷鳥科技作為OTT系統運營商,2019年上半年會員滲透率明顯提升,業務發展勢頭迅猛。在收入方面,2019年上半年雷鳥科技實現收入2.5億港元,同比顯著增長63.3%。上半年凈利潤達7,759萬港元,遠超去年全年凈利潤水平。

    “我們希望未來雷鳥科技成為一個一流的互聯網企業,在技術方面我們已經做好了布局。”李宏偉透露。

    據了解,雷鳥科技在AI推薦系統方面實現了行業領先。李宏偉解釋道,在電視做到智能之后提供越來越多的內容和服務,但用戶在使用的時候還是希望能夠在輕松、休閑娛樂的環境下使用,不希望有很復雜的操作。所以這就帶來一個矛盾:我們希望弱交互,同時又希望能夠提供足夠準確的內容。因此,雷鳥科技利用AI智能算法,進行了優化,可以在浩如煙海的內容服務里面找到適合用戶需求的內容,實現真正的個性化內容推薦。據了解,雷鳥科技在AI算法推薦之后,用戶點擊率相較于人工推薦提升了三倍以上。


? 黄金棋牌下载送18金币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 江苏快三投注技巧 pk10官网直播 北京pk10技巧高手赚钱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 期货在线配资平台 下载江西十一选五app 小鹿时时彩分析软件